银月小受受

脑洞一发不可收拾,宛若潮水一般涌入水墨,渲染出各种不同的故事。

忘羡穿越斗罗大陆(64)

        三个人僵持在这里,良久,江澄才忍不住问道:“我说魏无羡……你这是要,翻墙啊?”

        魏无羡之前似乎是脑袋死机了,什么都不记得,听到江澄说的话,才发现自己在干什么。赶紧挠了挠后脑勺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没,没,没什么,只是……下意识地来到这里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下意识?这是你的本性好吧。你成天想着翻墙翻墙!七宝琉璃宗的墙都修了几次了?那一次不坏?”

        魏无羡伸出一根手指,摇了摇,道:“江澄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怎么可以说是我把墙弄坏的呢?不是被你的紫电抽崩的吗?”

        江澄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!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!剑叔叔那一次不是叫我把你抓回来?每一次都是在墙那里,不拿紫电怎么把你打下来!”

        魏无羡晃了晃脑袋,道: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为什么偏偏要用紫电呢?你那电把墙电塌了,怪我咯!”

       “就怪你!”

       “蓝二哥哥,江澄发疯了!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”

       还是得翻墙,来都来了,不翻墙没面子啊。以上是魏无羡的原话。三人都用来翻墙,蓝忘机带着魏无羡二人,没有直接奔向教学楼。一路上解释,是说院长的办公室并不在教学楼里面。院长喜欢清静,在远离教师的地方。一片茂密的小树林。一栋简单的小木屋。

       越走越近,远处传来女子的歌声,参合着悲凉与忧伤,孤独和寂寞。婉转的旋律以及调式配上幽静清新的自然,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      现在很炎热,但是森林里面幽静的连蝉叫声都没有。树叶沙沙作响,清风徐来,飘进三人的五脏六肺,顿时感觉自己身处一片汪洋。

       魏无羡和江澄敏锐地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,一股淡淡的莲乡游荡在四周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魏无羡和江澄看到了一抹生命中最想看到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“师姐……”魏无羡颤抖的声音极小,小到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,颤抖的双手开始虚浮,魏无羡慌乱当中,手情不自禁想要抓住什么,摸到了一双温暖的双手。

       魏无羡抬头,看着蓝忘机眼里面闪着不安,心中似乎有了一些踏实。有了一些底气。他低着头,不敢看着自己年少时候的白月光,不敢看着那个被自己害死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那身影注意到了他们三个,她也很激动,全身上下的血液似乎在叫嚣着。她看见了那个重生的紫衣少年——江澄!也看到了躲藏在白衣后面的紫辉,那个恣意潇洒的云梦大弟子——魏无羡!

       江澄走上前,在江厌离面前三米处不动了。他太害怕了,他害怕这是一场梦,他害怕这个梦转眼间消散云间。重生的时候,看到江厌离,欣喜若狂,看到自己的阿爹阿娘,不可置信。那时候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       但是转眼间,他就看到了武魂殿的猖狂,毁掉了他的江家,毁掉了他的亲人。两年来的美好时光,似乎都是一场美梦,梦醒了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       那时候,他一路跑,逃离追杀。大火连烧了三天三夜,宛若当时的莲花坞,岐山温氏。悲剧重演。

       那时候,他误入了一片森林,他当时以为自己要被魂兽吃掉,蓝色的藤蔓把自己缠的严严实实的,那时候,他以为他要死了。直到,听到一个声音。

       “你是谁啊,怎么这么狼狈?”

       那声音太熟悉了,他下意识地回了一句,“快放开我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      他抬头,看到了那个重生时唯一缺少的人——魏无羡。

      “阿姐……”江澄死死盯着江厌离,眼睛都不眨一下,他害怕她消失,哪怕是一场梦,也让他再看几眼吧。

        江厌离看着江澄,看着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弟弟,抿嘴一笑,“阿澄,长大了……”

评论(12)

热度(248)